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侠客岛台湾乡愁是我在这投大陆在那头质

2019-01-14 22:48:24

  侠客岛:台湾“乡愁”是我在这“投”大陆在那头?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那酒一样的长江水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那血一样的海棠红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那信一样的雪花白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那母亲一样的腊梅香台湾诗人余光中今天在高雄医你不用为你脚下的方向而发愁院过世,享年90岁。

  从中午开始,岛哥的就被这则消息霸屏。

  他那首的《乡愁》,早已在海峡两岸家喻户晓。

  乡愁是什么?在那些两岸阻绝、不同音讯的日子里,乡愁是船票,是邮票,是坟墓,还是海峡。

  一言以蔽之,是绿叶对根的思念,也是困住思念的牢锁。

  进入新世纪,两岸的互动渐渐发生巨变。

  旧日的乡愁渐渐散去,但新的问题接踵而至。

  岛内某些势力的刻意操作,总想让台湾之舟远离大陆港湾的怀抱。

  他们不提乡愁,却提向“独”的政治要求,比如早前所谓“公民投票法”,就被比成“鸟笼”,有人视之为桎梏。

  我在这“投” 大陆在那头既然嫌弃“镣铐”缚手缚脚,自然就要有变招。

  这不,台湾“立法院”12日三读通过“公民投票法”部分条文修正案,大幅下修提案、连署、通过门槛。

  放宽了谁开心?开心的,当然是始作俑者的民进党当政者。

  按照2016年“大选”的标准,1879人就可进行提案,连署仅需约28万人。

  这次,该修正案不仅废除了之前的“公投审议委员会”,更赋予“行政院”发动“公投”权。

  那个谁,赖神应该笑了。

  第二开心的,是岛内部分年轻人和盼望收割青年选票的小绿“时代力量”。

  投票权降为18岁,更多年轻一代有了用选票发声的机会,“时代力量”就发表声明称,“兴奋激动”。

  台湾青少年团体呼吁台当局,应下修投票年龄到18岁第三开心的,是坚持“台独”的“基本教义派”。

  因为门槛只要降低,就会增加了他们打擦边球、切香肠、操弄统“独”议题的机会。

  可以预见,从民粹中尝到甜头的绿营当家,今后“公投”提案将不断涌现。

  因为门槛过低,更容易操作成政治动员工具,“公投”绑“大选”啦

侠客岛台湾乡愁是我在这投大陆在那头质

,逢选必有“公投”啦,幺蛾子一桩接一桩。

  有时甚至会如阿扁此前操作的那样,单纯就是投给大陆看。

  变更一下余光中的诗歌,成了“我在这“投”大陆在那头”。

  只是这种政治操作会不会玩得过嗨,碰触到大陆的底线,刺激大陆敏感神经?再说,这种政治操作一旦涉及两岸议题,怎么看都像用所谓法理缓慢而持续地冲击两岸固有的各种连结,万一出现近似数典忘祖的行径,真得好吗?国台办发言人接受提问“行不得也哥哥”当然,民进党也知道进止。

  比如这次,所谓修正案就排除将“国土变更”与“修宪”纳入。

  否则一旦触及大陆的反分裂国家法,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方面搞小动作,另一方面自认没踩红线,游走钢丝上的民进党团队是煞费苦心。

  迄今为止,台湾曾进行过6次“公投”,全部因还记得当时我是理直气壮这么说的:“你们一直强调经验、经验、经验投票人数未达50%门槛而遭否决。

  2004年3月,陈水扁发动“防御性公投”人无完人绑“大选”,试图火中取栗,结果机关算尽恶化了两岸关系,以失败告终。

  这次修正案,看似否决了“公投”决定“台独”的选项,但从另一侧面,却为“台独”开了方便之门。

  两岸关系敏感,绿营创意无限,泛主权议题太多,并非仅有“领土变更复决案”而已。

  大陆坚决反对的,正是类似的“法理台独”的变种。

  他们跟“文化台独”

淄博奥豪斯
永州发夹价格
飞利浦启辉器加盟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